小姐们的生活:罪
都市情感

作者:admin88 阅读:
收藏本书

一群如花似玉的女孩儿,为了生计,在有钱有势的男人的玩弄、摧残中凋零。小说以娱乐城为背景,描写了生活在底层的坐台小姐:逃婚的东北女孩何薇;有着俄罗斯血统的新疆女孩提娅;酷似某位当红的歌星的白小秦;还有小姐群中唯一的高材生李雪梅等等。同时小说也通过这些坐台小姐的生活经历展示了各阶层人物:挥霍公款的柴经理;靠包养女人打理生意的林松平;利用职权挤缝捞钱的老许;玩女人不给钱的无赖;靠女人吃软饭的列冬等等。人物栩栩如生,故事抽丝剥茧曲折有致

  内容简介
  东北女孩何薇为了逃婚,于结婚当日,趁家中摆宴忙乱之际,怀揣500块钱流落到了京城。几经周折,陷入了生存困境。她经过某劳务中介误入娱乐城做了陪侍小姐。后遇到京成款爷林松平,并成为了这个有着强烈处女情结的男人的包养情人。何薇趁机离开了小姐的职业,成为了一群小姐们的顶头上司。何薇成了林松平开办的娱乐城的领班。
  善于讲笑话,玩脑瓜急转弯的提娅来自新疆。她的精灵古怪,美丽异常和她中俄混血的特别身份让她在众多粉艳的女孩子中如鹤立鸡群,倍受诸多男人的追捧。为了挽救身染重症的母亲,提娅凭着聪明和智慧周旋于形形色色的男人中间,出淤泥而不染,并憧憬着将来能在北京开一个花店和母亲一道平静地生活,但一场突如其来的与一位海归男士的恋情,让她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原本当服务员的张小莉来自内蒙农村,看到小姐们穿金戴银,眼热之际,把自己包装了一下也就混进了这个队伍之中。这个头脑简单得如同荒凉大草原的倒霉蛋,除了穷吃二喝的本事外,还养了个吃软饭的北京爷们刘冬,并为这个不争气的男人做了多次的人流。为了能赚到更多的钱,她趁好友提娅休假之机,将心仪提娅已久的柴经理拉上了床,并偏听柴经理的承诺,为了能拼缝赚钱,挖空心思四处找建筑工程,最后为了能拿到一个大工程,不惜主动投怀送抱,和高干老许上了床,结果因为冷落了柴经理,拼缝的事儿成了泡影,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张小莉又遭遇了一系列的变故:刘冬出了车祸,张小莉四处举债;因为使用假钞打出租,结果一番吵嘴引来了110警察,因为包里的安全套和不打自招,她又受到了治安处罚。刘冬则在此时溜之大吉。
  张小莉陪客人上床挣回一千卢布的洋钱,当她喜滋滋地打电话告诉提娅这个消息时,才知道:一千卢布才抵人民币块八角钱,她傻了眼  
  再后来,她如夜猫子样四处活动,从跳艳舞到陪人上床,为图钱,张小莉一步步地走上了不归之路  
  直到有一天,在某山庄活动的张小莉遇到了夜查的警察,为了免去牢狱之灾,她从楼上跳了下去。
  张小莉被父母用担架抬回了内蒙。
  白小秦是何薇最早的朋友。因为长相酷似某位当红的歌星,白小秦曾红极一时,并被一位香港客人包养了一段时间,却因为染指毒品被那位富商踢了出来。为了能吸到白粉,她渐渐变得厚颜无耻,甚至为了能蹭点白粉吸不惜打何薇的歪主意,跑到林松平那里去告何薇的黑状。
  李雪梅是小姐群中唯一的高材生。在大学期间她因为意外地遇到歹徒强暴,放弃了大学学业沦为风尘女子。多年在外的流浪生活让她十分渴望人间的真情。因为贪恋一个小包工头的柔情蜜意,她为这个没有儿子的男人怀了身孕。直到有一天小包工头的老婆找上门来,用酒瓶开了她的脑袋,她仍陷在爱情的迷雾之中。无奈之际,她听从了包工头的安排,挺着大肚子登上了回家的列车  
  提娅将产下的胚胎放入了二锅头酒里做了标本,送给了海归男士,并一度因为情绪的低落开始酗酒,后来她又迷上了电脑,并借助于网络逃避着现实的诸多无奈。之后,提娅参加了一期电视谈话节目,并由此意外地与将移民加拿大的死了老婆的方清华相遇,开始了一段亦真亦幻的所谓爱情。直到有一天,提娅从报纸上的一则故事里看到了另一个女人控诉方清华的眼泪,她如梦方醒。
  移民成了骗子的另一种遮羞布。提娅下决心选择了离开。然而就在离开京城的前夜  
  张小莉残了,提娅死了,李雪梅走了  
  早已洞察人世百态的何薇,私下里正紧锣密鼓地筹备着自己和日本恋人的婚事。未料,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何薇的反常举动早被林松平所注意。某夜,林松平带人将何薇拉到了京郊外的野地里暴打了一顿,并搜查了她的住所。死里逃生的何薇离开北京的前一天,她将装有林松平藏毒、吸毒、偷开增值税发票等违法行径的材料向相关部门做了告发。
  当林松平正志得意满地用恍若隔世的目光欣赏着何薇的接班人——贺小雪时。警察冲了进来。  
  第一部分1
  提娅曼妙的身姿走在树影里。夏夜的风带着一种黏湿的味道滑过她的发际。一只野猫像箭一样触到了提娅的脚,然后蹿上旁边两米多高的院墙,在夜色里蓦然消失了。
  提娅一阵惊悸,她看到前边有两个人影在移动,她加快了步子,想赶超过去,结伴走出这段阴暗的路程。
  “别动!”即将擦肩之际,她听到了一声低沉略带沙哑的断喝。随即有一双有力的臂膊环抱住提娅纤细的腰,一个硬硬的东西抵住了她的脖子,那东西应该是一个刀柄。一阵热热的酒臭拂过提娅的耳际。
  她知道自己被劫持了。提娅从靠近她身体的信息感知:这是两个人。抱住她的是一个人,拿刀抵住她的是另一人。这是两个男人,两个性焦渴的男人。因为慌乱,两个人的动作配合并不协调,带着粗暴与野蛮。
  “你们干吗?”提娅的胸膛里瞬间跑进了一只小兔子,这头乱撞的小兔让提娅的声音在冲出声道时拐了弯。她后悔自己不该深夜一个人跑到邻街的新疆小食店来吃夜宵。而且她完全可以从那条稍显繁华明亮的街道上走回家,而没必要穿行这条暗然无光的小街。
  “别吵!再吵就捅死你!”一声略带口音的低喝。提娅感觉那刀做了一个半弧划向了她的腰际。搂着她腰的那只粗壮有力的手则正好逆反方向上行到了她的脖子。那胳膊像个铁箍一样,提娅有些透不过气。直觉告诉提娅,这个男人的身体素质过人。
  “有话好好说,干吗这么吓人的。”提娅长舒了一口气,试图将自己的声音恢复到原有的动听,她甚至有意变得慢条斯理。两个男人都没有回答她,提娅的左右是两个男人沉重的呼吸和靠得很紧有些发黏的身体。
  于是提娅就这样被那有力的臂膊紧紧地搂着脖子有些失重地向前走。那种来自男人腋下的阵阵怪臭让提娅感觉窒息。提娅不再言语,她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显得多余,只能先依照他们引领的方向走。提娅的大脑在以每秒钟一百八十转的速度飞快地旋转着。
  这条路没有路灯,而且路两侧是两堵高大的足有百米长的院墙。因为没有直接的光源照过来,显得阴森死寂。加之尽头是一条隔断海淀区和丰台区的臭水河,这里平时人迹很少。提娅对这条路并不熟,只是有一次白天坐出租时路过。
  提娅的的眼睛不停地在黑暗中睃巡着,耳朵也不时地在听着身前身后的各种响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