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功十八法] [作者:卧龙生]
长篇H小说

作者:admin88 阅读:
收藏本书
本帖最后由 蕃茄炒蛋 于 2009-8-19 19:03 编辑 
发帖不易!好就顶!

      内容简介:江湖武林充斥着鲜血与恐怖,人入江湖总会身不由己。江湖上过着隐居日子的钟家堡,仗义救下一个身负重伤的绝色女子,而惹下蜈蚣门使之村庄在一夜间化为灰烬。

      钟家堡余生的众小不负先人重望,凭着一身绝世武功和超凡的机智与江湖恶势力展开了殊死的搏斗。赌馆巧施计谋,艳窝享尽风流,战场殊死搏斗,终于血报家仇,同时也赢得无数美女回山重建钟家堡。

      此书是继《小宝六凤》之后的又一部力作,书中武打场面使人叫绝,情爱描写叫人血液上升,乃是不可多得的佳作,很值一读。

■第一章

  崂山是山东半岛上一座名山,在青岛以东四十里处。山周围约百余里,海拔1130公尺,向北走突出为登州角和辽东半岛的南端老铁山角相对峙,峰峦叠翠,气象万千。俗云:“泰山虽云高,不知东海崂。”以其地区渤海,山木丛郁,风景奇秀。

山中古迹不少,如名刹太清宫,倚山面海,隔绝尘寰。《聊斋志异》中的《耐冬》的故事,即以此寺为背景。庙殿有楹联:“泉水声喧隔夜雨,海风吹断过山云。”山路崎岖险峻,修有石阶万级,山巅多有奇松异石,海气参天,云雾幻变,不一而足。而营口或上海航海青岛附近,便可遥望紫色的山恋重叠,即此名山。

时交二更,天色早就应该墨黑了,但天却不是黑,至少有一部分不是黑的,它泛着暗红,被那片熊熊的火焰烧烤成惨愁的郁赤,火势猛烈,随风席卷奔腾,仿佛真能烧上天际。

崂山似在烈火中呻吟,云岭的南峰之下是一个青葱郁郁的山谷。此地虽在崇山峻岭之中,却有一个极端神秘的武林世家:钟家堡。

此刻,筑在西向台地上的钟家堡,却似在烈火中呜咽了。火是从钟家堡的北偶往南烧的,只是俄顷之间,大火已吞噬了这座完全以原木搭建而成的山庄。

当然,侵袭钟家堡的不仅是这片火焰,随着火势的蔓延,还有比火更为可怕的一批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色,男的一律黑色劲装,黑布包头,女的则白衣白裙,惟一共同之点,便是胸衣之上都绣着一只金色的蜈蚣。手提同样的一种星形的利器,连接一条两丈长短的细绳做武器。每十名为一组,为数约为一百余人,在火光炫映中冲扑追逐,飞星出手,不留任何活口。这百余众,就像百余众出笼的凶虎,不但剽悍狂野,业已疯狂残酷到了兽性的地步了。

狠是狠,狂是狂,这些人的行动却十分组织化,别看他们往返袭杀,四处阻击,都是在为首的号令下动手,而且各取目标,彼此情衡量势,交互支援,倏忽聚散,进展若风。表面上看来是一片混乱,实则整个进行步骤早在掌握之中。

钟家堡的人也在应战,于仓皇里,甚至于睡眼惺忪的应战,但他们人数较少,毫无准备,又在内心充满惊恐的情形下匆促临阵,气势和实力就不免大打折扣了。

钟家堡的人非常清楚侵袭他们是何方凶神,他们属于金蜈门,他们的胸衣上都绣着金蜈,就是明显的标识。其实,衣饰只是个形式,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手段。金蜈门来人手段之酷厉,如他们往昔的作风,斩尽杀绝,令人胆寒心惊。

钟家堡的人似乎早就预料到金蜈门会来侵袭,但不曾想到他们竟来得这么快,这么激烈,像是洪水猛兽,一发不可收拾。

鲜血映着火光,漫升起一层蒙蒙的赤雾。赤雾笼罩着钟家堡,飘浮于崂山云岭的山谷,远近看去,全是那种怖栗暗红。人的面貌,人的体态,在暗红的阴晦中仿佛都扭曲了。后面,金蜈门的人马叫嚣不绝,纷纷尾随追来。但堡内火光明艳,堡外却山岳海沉,熊熊的焰苗照得红了半边天。也有它照不到的峭壁绝崖,在夜色晦迷下,钟国栋早已鸿飞冥冥,不见踪迹了。

破落的山神庙里,凄迷黝暗,更有一股腐毒的气味飘散在空气中。钟国栋静静的坐在那儿,落寞中带着哀伤,也勾起回忆。

这天初晨时分,就在云岭山腰云雾之中,忽然冒出两条人影,他们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一前一后地向岭巅急驰。首先到达的是一名内着轻裘、外套紫衫的少年,跟踪而上的是一名紫衣少女,这两人年岁不大,似乎全都未满二十,但轻功之高倒是颇为少见。

紫衣少女到达岭巅,忽然樱唇一噘,说道:“五哥就会欺负人,我不依你。”

  紫衣少年哈哈一笑道:“别小家子气,小琴,我的轻功只不过比你高上一筹,但追风神芒却比你差得远,怎么要样样都将五哥比下去你才满足呢。”

  被唤作小琴的紫衣少女没有再说什么,身形一拧,迳向一棵老松缓步走去。

她走出未及十步,竟然惊呼一声道:“快来,五哥,松树下面有一个死人。”

  紫衣少年闻音一呆,接着腾身而起,几个起落便已到这松树之下。见那儿果然躺着一具人体。但不一定准是死人,因为她的胸部还在轻微的起伏着,只是呼吸十分微弱而已。

紫衣少年向地上的人体打量了一眼,发觉这位受难者竟然是个十分美丽的姑娘,虽然她面色苍白,星目紧闭,但廓轮的秀美,当得是尘寰罕见。紫衣少年收回目光,回顾紫衣少女道:“小妹,你瞧瞧这位姑娘还有没有救。”

  紫衣少女蹲下去把了一下受难者的脉息,说道:“她似乎病得很重,如非身负上乘武功,深厚的内功根基,只怕早已冻死了。五哥,咱们管是不管。”

  紫衣少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咱们既然遇上了,岂能见死不救。

带她回去吧,二叔精通医理,也许能治好她的重病。”

  他在说话之际,已然伸手抄起那位姑娘。救人如救火,他没有作半分耽搁。

云岭的南峰之下,是一个青葱蓊郁的山谷,此地虽在崇山峻岭之中,却有一个极端神秘的门派。其实这么说并不恰当,因为他们不入江湖,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只是聚族而居,读书习武而已。在一种气势雄伟的门楼之上,挂着一块黑底金字的横匾,上面是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钟家堡。

堡主钟国栋,身材瘦长,棕色的面庞衬着突出的五官,嘴角牵起两道弧纹,刻划出一付刚毅沉稳的性格。

二堡主钟不梁身材较胖,脸上时常挂着笑容,是一个乐天派的人物。

这双老兄弟的年龄都在六旬上下,早年娶妻生子,现在已是儿女成群了。

适才在云岭救人的紫衣少年钟家信,是堡主的第三个儿子,但在堂兄弟之中则排名第五,所以紫衣少女叫他家信五哥。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柠檬导航 绿色小导航 蓝导航 青楼福利导航 骚货导航